六道轮回之主是谁一世之尊

我来帮TA回答

一世之尊的内容简介

我这一生,不问前尘,不求来世,只轰轰烈烈,快意恩仇,败尽各族英杰,笑傲六道神魔!
万年之后,大劫再启,如来金身,太极道体,孰强孰弱,如来神掌,截天七式,谁领风骚?
轮回之中,孟奇自少林寺开始了自己“纵横一生,谁能相抗”的历程!

一世之尊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新人就不说那啥

一世之尊 第二百七十八章 新人(就不说那啥节快乐了)
轮回广场寂静冷清,只有仙禽神兽的雕像在边缘的雾气中若隐若现,江芷微等人并未在此,让孟奇怀疑各自的引领新人任务是分开的。% x.
突然,他身前乌光一闪,一枚古朴指环从半空落地。
“这是?”孟奇右手一抓,劲气破空,将指环摄了过来,只见它色成铁黑,没有花纹,看似普普通通,实则幽暗深沉,让人有目光被吸进去的感觉。
“千里户庭,囊中缩影……”孟奇念出了指环上的铭纹,心中一动,明白了前因后果,这应当是云中子付给自己的任务报酬,那枚芥子环,“如此看来,仙迹的玉柱果然等同于六道的分身,只要将物品寄放于内,指定主人,便能在我等进入轮回时,直接出现于广场。”
他精神外放,滴血诵文,代替常规的步骤留下了烙印,然后将芥子环开启。
比起从东阳别府得到的那枚,现在这个的空间几乎大了一倍,能容纳的事物显著增多,让人不得不佩服云中子的手艺。
芥子环内放着一封书信,出自云中子的手笔,对“元始天尊”找到金离下落表示谢意,并提及一事,言曾经在轮回任务里遇到过主世界的妖族,对方身怀秘法,能彻底收敛妖气,若非高出很多层次,且刻意打量,否则发现不了端倪,让孟奇对此谨慎,免得被妖族暗害。
“沈家似乎就是这种秘法……”孟奇皱眉思索,走向中央光柱,将真皇玺与得自龙台的“铁疙瘩”交给六道鉴定。
“真皇玺,人道秘宝(稀缺),外景级,蕴含一丝‘人皇剑’气息,能有效提高天子命格,增强运势。对人道功法多有助益……价值五千善功,因兑换谱中缺少,换成善功不用减少……”
“人皇剑废料,掺杂了太白真金、庚金之精、星辰真铁、九阙仙金等材料的废弃部分,在龙台火海中融为一体,乃炼制或增强宝兵的上品材料,价值三千五百善功。”
真皇玺还真不便宜啊……孟奇呲牙咧齿,对自己舍去一半好处颇感心痛,不过想想因果秘术向来很贵,司空图的那个怎么也得值个一千大几百。加上对“粘因果”的好处,勉强持平,反正自己又不可能直接卖赵老五原价,怎么也得打个**折。
而那块铁疙瘩让孟奇犯了嘀咕,是换成善功呢,还是用来增强天之伤或流火?
虽然他是**为本,兵器为用,谈不上江芷微那样养剑,中途换刀换剑不算太大的事情。但一把兵器要磨合到熟悉乃至默契的地步,需要许多次的使用,对实力的影响不大可也实实在在,所以。若非必要,孟奇肯定不乐意换兵器,也许默契带来的一丝提升就是生与死的差距呢?
“材料难得,换给六道只能卖一千三百善功。用来提升宝兵何止这点效果……”孟奇思前想后,总算下定了决心,反正自己有“如来神掌”第一式的真意传承在。随时都可能领悟出功法来换成善功,再加上日后任务的收获,一万并非遥不可及。
不过,他现在身上只有一百二十善功,不够兑换辅助提升的材料,于是将领悟出的金刚印功法也做了鉴定:
“金刚印,外景级功法,衍化金刚之力,破除外魔烦恼,不拘于拳掌指,价值一千零五十善功,因兑换谱中无,原价换取。”
孟奇嘴角翘起,心情愉悦,自己领悟出来的就是不一样,六道轮回之主这里没有!
有了这一千零五十善功,提高宝兵所需就足够了。
但孟奇没有立刻换成善功,因为无论天之伤,还是流火,能提升的方向都很多,六道的兑换谱里有数不尽的炼器图,即使限定主材料是“铁疙瘩”,也还是有不少,而不同的炼器选择对应不同的辅助材料兑换,必须先考虑清楚才能下手。
所以,孟奇打算引领新人的任务过后,问问小伙们的意见,看他们有什么推荐,尤其江芷微,出身洗剑阁,对本身兵器的提升乃重中之重,于这方面有非常深入的了解,或许知道某些秘传的炼制法,或者能从六道给的选择里挑出具备最高“性价比”的那个,反正现在带新人的任务不会有什么危险——都限制自己主动出手了,明显是怕破坏难度。
并且,遵照诺言,自己要先问过江芷微等人是否要修炼“金刚印”,才会将它换成善功。
当然,孟奇用脚趾头想都知道,对这种蛮力刚硬型武功,他们肯定不感兴趣。
“好了,该等新人来了。”孟奇拍了拍手,放松心情,开始乔装打扮,将“天之伤”放入了芥子环,给流火重新配上深黑剑鞘,换了身白色衣袍……
过了一阵,四道光柱凭空垂下,氤氲蒸腾,及至消散,露出两男两女。
一个男子身穿黑色劲装,腰挎花纹细腻的长剑,面颊之肉略有下垂,显得脸长,但整个人精神抖擞,充满朝气,另外一个素青衣袍,像是寻常可见的普通人,若非手中拿着的是判官笔,真容易被人认为是账房先生。
两名女子之一着淡绿衣裙,仅能称得清秀,似乎出自小户人家,还有一个喜着大红,但容貌委实有点吓人,不仅胖,而且额头宽阔,阴阳脸,红色胎记。
他们皆是年岁不大,出现于轮回广场后,明显茫然,不知所措。
其中黑色劲装男子和红裙阴阳脸的女子稍微好点,打了个机灵后就四下张望,戒备自守。
“欢迎进入六道轮回。”忽然,他们耳朵里传来一道满含笑意的声音。
“谁?”四人齐齐望了过去,只有那道仿佛仙家宝物的氤氲光柱前方盘腿坐着一个年轻男子,他朗目剑眉,身着白袍,嘴角含笑,膝上横放着一口长剑,整个人慵懒而随意。
孟奇笑眯眯道:“你们的引领者。”
见黑色劲装男子眼睛一眯,握剑之手紧了紧。孟奇似笑非笑道:“换做是我,若谁能让自身毫无所觉来此,肯定三思而后行,不会冒失冲动,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。”
此言一出,四人皆是震动,你看我我看你,不敢轻举妄动,最后由阴阳脸的红裙女子道:“这位前辈,为何将我等抓到此处?您神通广大。何苦捉弄我们这些实力低微之人?”
事情诡异,纵使孟奇看起来脸嫩,他们也不敢有任何轻视。
“我也是受害之人,且听慢慢道来……”孟奇将六道轮回之主的事情抽重点讲了一遍。
在四人眼中,他白衣风流,侃侃而谈,笑容高深莫测,所描述的事情更是让人难以置信。
过了一会儿,他们才平复了心情。表情各异,有的紧皱眉头,有的暗含期待。
“前辈,您说只要善功足够。能从六道轮回之主那里换取任何事物,那能不能去掉脸上胎记?”红裙女子呼吸变得急促,第一个发问。
孟奇笑道:“我算不得前辈,唤一声公子便是。去掉脸上胎记,不超过二十个善功。”
他没询问过,随口而言。但相信差距不大。
红裙少女深呼吸了几下,拱手道:“多谢公子解惑。”
孟奇轻拍剑身,悠然笑道:“既然已是同伴,最好互相报名,道出理想,如此方能携手前进,艰难与共,要不然谁能信得过一个藏头露尾之人?”
他起了玩心,故意提出要描述理想,看新人们如何作答。
红裙少女当先道:“元央,南荒之人,想要去掉胎记,成为艳绝天下的美人,并拥有足够保护自己的实力,让当初嘲笑我的人懊恼至死。”
她的声音透着点稚气,显然年纪并不大。
好理想……孟奇差点失笑出声,真是童言无忌,赤子之心。
“闵人龙,太岳派弟子,已开眼窍,希望名震江湖。”黑衣劲装男子回答了最常见的江湖人士梦想。
太岳派弟子?除了红裙少女,其他两人都愕然望向闵人龙,没想到他竟然是武道大宗的弟子,真是让人羡慕。
太岳派,天下六擘之一,北周武道大宗。
淡绿衣裙的清秀少女拘谨道:“翁灵玉,江东人士,出身普通人家,父亲是镖师,不想太早嫁人,一辈子困在小城。”
她语气里隐含着期待,六道轮回之主的危险尚虚无缥缈,而脱离原本桎梏的希望则实实在在。
“伍修贤,中州之人,小派嫡传,想考武进士,成为知事捕头。”拿着判官笔的青衣男子道。
太岳派当前,他似乎觉得提自家门派的名称太过羞耻,反正说了也没人知道。
孟奇肚里暗笑,姿态悠闲地听完,缓缓起身,似笑非笑道:“作为引领者,我不会过分插手你们的任务完成,所以一定要记得小心和谨慎,不要忘了长辈告知的江湖经验。”
自己第一次任务时,江芷微和清景便是因为经验缺乏,疏忽大意,才一伤一死,否则以小队的实力,不该有太多减员才对。
而如今四人,仅闵人龙与伍修贤开了眼窍,翁灵玉和元央才蓄气大成,更得注意这方面。
话语刚落,昏暗降临,孟奇发现自己等人出现于一间客栈的大堂角落,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。
“不能主动出手伤人……”孟奇一边寻思着六道的限制,一边随口问道,“你们的任务是什么?”
外放的真气震荡,将声音圈在附近,没有半点外泄。
元央、翁灵玉等人被神奇的变化震惊,一时回不过神,好一会儿才由闵人龙道:“七日为限,刺杀铁心堂香主,‘别离魔剑’符错。”

释迦牟尼悟道入定看到六道轮回到底靠谱吗

不靠谱,佛教无法解释第一世在哪里,所以就说轮回没有开始。可是科学证明这是错的。科学不是直接证明有没有轮回,而是从“六道”作为突破口。六道轮回,没有“六道”,轮回就没有条件。“六道”的中心是“人道”和“畜生道”,即必须有生物,其他四道:“天道”、“修罗”、“恶鬼”、“地狱”都不是现实世界的,但都必须基于现实世界作为轮回的“基础”。这就出现问题,因为科学可以证明地球最初并没有动物和人,生物是后来出现的,宇宙最早也没有地球,那么“人道”和“畜生道”一开始是不存在的,如果没有生物,没有活物,那么另外“四道”也就不攻自破了:没有人作恶,谁去下地狱?谁去变成恶鬼呢?没有人做好事,谁去飞升进入“天道”呢?没有人生嗔恨之心,执着争斗之意志,谁去变成“修罗”呢?所以少了现实世界的“两道”,佛教的“六道”一个也不存在!

一世之尊的作品目录

第一卷 少年侠气
莫名穿越,竟成被抛弃的世家子弟,被迫拜入少林。
突兀出现的轮回空间,无所不能,无所不有的六道轮回之主,这画风不对啊,明明是仙武世界,怎成无限流了?
天真无邪的小师弟,一生唯剑的丽女子,平凡无奇的面瘫男,阳光大气的真武传人,沉默寡言的忧郁师父……谁可伴我一路前行?
第二卷 平沙茫茫黄入天
受命出使金刚寺,却和师父走散了。突如其来的危机该如何化解?
莫名袭来的恶意、天涯咫尺的兰柯,叹江湖多奇妙。
灭门惨案,杀意横生,该遵守佛门清规还是快意恩仇?
第三卷 满堂花醉三千客
离开少林,一人浪迹江湖,我该何去何从?
人榜题名,转战江湖才俊,笑谈间定胜负。
死亡任务来袭,初具规模的小队能否安然渡过?
初次接触轮回者组成的两大势力,该如何自处?
无形剑、算苍生、大罗女、绝剑仙、孤狼王……谁与争锋?
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!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!
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
四劫加身,外景之路能否一帆风顺?
大劫将至,如来神掌、截天七剑、元始九印、人皇金书等神功纷纷出世。
真武疑冢、九重天遗迹、玉虚宫、妖皇殿现世,究竟是谁在推动这一切?
正邪之间冲突升级,大战一触即发。
穿越竟不是偶然,而是有黑手在操纵着一切。面对六道轮回之主步步紧逼,彼岸者的算计,道标、鱼、垂钓者……且看我能否顺利脱局。
二十年,纵横间,谁能相抗?谁能相伴?
第五卷 人有病,天知否?
十年煎熬,十年内疚,十年悲恸,十年花开未见其人的失望和痛苦,十年生不如死的折磨。
人有病,天知否?
恨欲狂,长刀所向!
第六卷 东风夜放花千树
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
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第七卷 天意自古高难问

佛教:有一句话叫“六道轮回淫为首,三界往返爱为基”

欲为主导,欲是贪。爱欲、情欲、性欲、物欲、官欲、财欲、色欲等等,都是欲在作怪!情,就是贪爱,贪爱就是欲。断掉无名后,无欲无求,哪里会有情?其余问题你自己有答案,仔细想想吧!
阿弥陀佛!

请问佛家讲的六道轮回指的是哪六道?

六道者:一、天道,二,阿修罗道,三、人道,四、畜生道,五、饿鬼道,六、地狱道。
此中上三道,为三善道,因其作业(善恶二业,即因果)较优良故;下三道为三恶道,因其作业较惨重故一切沉沦于分段生死的众生,其轮回的途径,不出六道。
所谓轮回者:是描述其情状,去来往复,有如车轮的回旋,在这六道中周而复始,无有不遍,故名六道轮回。
世间众生无不在轮回之中。只有佛、菩萨、罗汉才能够跳出三界,不入轮回。